承诺——德罗巴自传(四十一):我的妻子与孩子们

时间 • 2020-07-31 16:18:03
7m体育
银河集团

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太多谈过我的家庭,特别是我的妻子。如果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一个成熟的男人。如果没有他们的爱与关怀,我将无法实现现今的成就。然而,我一直都想让家人受到保护,生活在相对私密的空间里,特别是对于孩子们,我希望他们不要太多被外界打扰。我从来不在家里拍摄任何宣传照,也不进行任何采访。然而,如果讲述我自己的故事,没有介绍他们是并不公平的,因为他们在我的生命中都是最重要的人。

当我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妻子那一刻,就好像触电般的感觉。她的名字叫做拉拉-迪亚基特,那是1995年,我17岁。叔叔米歇尔在法国瓦讷开了一家商店,那时我正在里面闲逛。自从叔叔退役之后就开了一家杂货店。放假期间,我喜欢到他的店里转转,那时我已经从勒瓦卢瓦的足球训练营毕业。我记得那天帮他在店里干了不少活,身体有些累,所以就在他店铺后面的沙发上躺着。我的表妹维维亚娜也在那里。她是我一个姨姨的女儿,当时也住在瓦讷。而拉拉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当拉拉走进来时,我对她立刻产生了好感。我此前从来没有见过她,但她身上带着一种特殊的魅力,非常优雅。她实在是太美了。

我和她聊了一会天,在后面的两年中我们都保持着联系。我那时很年轻,但已经发现自己坠入爱河了。我曾经给她写过不少信,还在信封上喷了古龙香水。每次把信寄出去,我都期盼着能早点收到她的回信。那些日子里,很多人还在用通信的方式交流感情和对彼此的喜爱。不管怎么说,我与她这样接触了一段时间,我也经常会来到瓦讷与她见面。只要时间和金钱允许,我们都不远千里彼此相会。但直到有一天,一切戛然而止。

年轻时的德罗巴

拉拉比我大两岁,我估计是她觉得我太年轻了,不够成熟,也不会承担生活的责任。她确实的对的。那时我已经搬家到勒芒,而她正忙着学习医护,同时一个人抚养她三岁的儿子凯文。那时的我还是个年轻人,第一次口袋中有点小钱,也不知道该怎样生活。我从来不知道攒钱,每个月都会把钱花光。我花了不少钱给自己买衣服、出去玩,反正钱总是花不在正确的用途上,比如给自己买点好吃的以及付各种生活必需的账单。有一次,我记得和一帮朋友一起吃饭,发现家里停电了。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我才发现,楼里面其他家的电都正常,原来是我长期没交电费,把每次寄来的账单都忽略了。于是大楼直接给我家断了电。

然而,我始终没有放弃与拉拉在一起的机会。有一天,她从远方来看我,带着凯文和维维亚娜。貌似有什么事情撬动了她的心,从那天起,我们重新开启了恋情,而且变得更加亲密。只要我有一天放假的机会,就会匆忙地赶火车前往瓦讷,往返的距离达到了530公里,就是为了能够见她一面。当你年轻时,身处恋爱中的能量是无穷的。有时甚至在下午训练结束后,我也会赶火车前往瓦讷,然后赶第二天早上最早的一列火车重返训练营。我知道这样的计划会让时间变得非常紧张,但我依旧坚持如此。实际上,我成为了瓦讷至勒芒之间火车的常客,连查票员都能轻松认出我,甚至此后几乎不查我的车票。

有一年情人节,我假装告诉拉拉自己无法在当天与她一起过节,说我第二天有比赛安排。她非常理解我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的难处,也接受了这个事实。于是她以为只能自己一个人过节了。突然,那天晚上,我出现在了她家门口,准备好邀请她去当地最棒的餐厅共进晚餐。不仅如此,我还给她带了一个礼物,在全餐厅所有人面前将它放在了餐桌上。拉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慌忙把礼物盒子放在自己的包里,准备以后再打开。我坚持让她把礼物拿出来,我想当面看到她幸福的表情。这样做够浪漫吗?

2000年1月,她搬家至勒芒,我们开始同居。我从一个朋友来来往往的单身汉变成了一个真正居家过日的男人。此前,我家里的门几乎是不关的,时时刻刻都有朋友来拜访。而现在完全不同了,我的生活也彻底改变了。拉拉了解我对于管钱非常不在行,所以她开始重新管理家庭的财务,给我一定的预算,也帮我节约开支。从这一点上,她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当凯文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我就认识了他,所以他很小就接受了和我一起生活。我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抚养。

德罗巴怀抱孩子现身

那年3月,拉拉告诉我她怀孕了。我简直高兴极了,一切如此顺利。就在此前,我刚刚签下了我足球生涯的第一份职业合同,能够在勒芒队立足。同时,我的个人生活又上了一个新台阶。生活已经不能再完美了。对于一个长期以来期望拥有稳定生活的人来说,22岁成为父亲的我真算得上人生赢家。

2000年12月15日,我们的儿子伊萨克出生,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第一个孩子的出生总是非常特别的,我克服了复杂的心情,迎来了孩子的诞生。在伊萨克出生时,脐带缠住了他的脖子,所以当大夫将他抱出后必须给他长时间吸氧来维持生命。那时候所有人都非常紧张,好在一切顺利。

伊萨克的出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发现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几周后,小伊萨克患病住院。我不得不去银行取钱,给伊萨克支付医疗费用。那时候我们的经济条件相当困难,仅仅比我单身的时候稍好,但也捉襟见肘。当我把银行卡插入卡槽,它就自己弹出来,因为里面没有钱了。这时候,我发现我们身无分文,但伊萨克仍然在医院中等待治疗。我不得不向朋友们借钱。一些朋友的责难和羞辱让我痛苦。“好的,我理解,”我解释到,“再也不借了,我一定还!”那天起,我确实成长了,成为了一个负责任的父亲。

伊萨克目前在切尔西青训营训练

一年后的2002年1月,我转会至甘冈。于是我的家也搬到了距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座温馨的房子里。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生活,非常快乐,特别是拉拉当时又一次怀孕了。3月12日,我们的女儿伊曼降生。伊曼的生日正好在我生日的之后一天,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好的生日礼物。有如此幸福的家庭,夫复何求呢?

那时我的薪水有明显的提升,我也有能力买一辆车了,那是一台欧宝赛飞利。家里有车了,这让我非常骄傲。那台车很舒适,有七个座位,还有足够的空间放各种物品,包括三个孩子和他们的婴儿椅。我非常喜欢这台车,我人生的第一辆车。

不久后,我们又要搬家了,这一次是前往马赛。一开始,我们住在马赛郊区一个名叫拉特雷尔的美丽小城。后来,我们搬至了距离市中心29公里的拉西约塔,那里更加美丽。我们的房子就在山上,面对着大海。从我们家的栅栏边就能看到美丽的地中海,距离沙滩仅仅五到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经常在冬天也能穿着T恤衫坐在阳台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着令人心旷神怡的蓝色大海。对于孩子们,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别人的孩子只能听到家长说:“这个假期我们到海边去玩吧。”而对于我的孩子们,应该说:“今天下午我们到海边去玩吧。”有了阳光、沙滩、海浪,就能让你的忧愁立刻烟消云散。所以那一年,我们的生活质量极高,全家都非常幸福。于是,我真的很想长久地在马赛生活下去。

德罗巴家庭生活照

转会至切尔西对我家人来说是一个很难接受的结果,可以说是生活的突变。我们在科伯汉姆训练营旁边买下了一幢新房子。我们还为凯文寻找了新的学校,因为他那时已经12岁了。我们找了一所离家不远的英国学校。我们不想让凯文去上国际学校,因为我们非常希望他好好学习英语。当他初到英格兰的时候,真的是一个英语单词都不知道。幸好凯文非常聪明,几个月后,他就能够流利地与同学们交谈。学习语言对于孩子来说更加简单,不像拉拉和我。我一直都不好意思在凯文面前说英语,还时不时要向他请教许多词是什么意思。所以,凯文在我们大人学习英语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大帮助。

对于拉拉,这次搬家并不容易。她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法国,她必须离开生活了很久的土地,到一个无人能够与她交流的国家来。当你不会当地的语言,生活的一切都会非常辛苦。尽管我的姐姐当时也生活在英国,能够对她有点帮助,但毫无疑问,拉拉需要一些时间适应这里,不但在语言方面,包括气候和生活的节奏。法国离英国很近,但许多地方有所不同。所以,这种文化方面的巨大变化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包括如何安居,如何找到合适的住所和学校,这都不容易。

甚至连刚刚年满三岁的伊萨克,适应英国的生活都不容易。在他最想家的时候,甚至对我说:“爸爸,我想回马赛去。”那真是他小小生命中的一次低潮。当然,如果我现在再问他要不要回马赛,他一定会回答说:“不可能!”我估计他现在都不记得曾经还在马赛住过。

据媒体报道,伊萨克已经选择为英格兰效力

最终,全家还是在英格兰定居了下来,虽然一开始有些不情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到了第二个赛季末,也就是2006年夏天,我在俱乐部中的适应程度也渐渐提高。孩子们在学校里都过得很开心,而且完全掌握了法语和英语的双语生活。

德罗巴与伊萨克和伊曼出席活动

当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在英格兰的时候,他们相互用英语交流,也用英语打打闹闹。但一旦他们和我们在一起,特别是在家里的时候,我们都说法语。这让我和拉拉感到很好笑,因为我们并没有能力在英语和法语之间自由切换。而且,当孩子们假期前往法国或者科特迪瓦时,他们在一起就更多地说法语。他们能够在三个国家和三种文化之中游刃有余地切换,这让我和拉拉都感到和骄傲和幸福。

2009年5月,我们的儿子科朗出生。我们一直等到在英格兰足够安顿之后才决定生老三。当他降临时我们感到非常喜悦。我们最小的孩子艾玛于2013年12月出生。我们非常幸运,有了五个如此健康可爱的孩子们。伊曼是我的第一个小公主,而艾玛当然是我的公主宝宝!她特别爱笑,也很聪明,所以我们都期待着她长成一个优秀的女孩,就像她的姐姐那样。

2011年6月,我与拉拉正式结婚。很多人都惊讶于我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正式结婚,但是事实上,我们一直都没有觉得有结婚的必要。对于我们来说,这只是一个形式,并没有那么重要。

与妻子拉拉出席社交活动

结婚是我向拉拉表达感谢的一种方式,我要做出这样的行动让她能够铭记,也让我的孩子们和更多亲戚一同纪念。她是我孩子们的母亲,是我生活的伴侣,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陪伴在我左右。那时,她知道我身无分文,在早年她一直在经济上和情感上支持着我,帮我渡过难关。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无论做怎样的决定,包括转会,我都会想要听从她的建议。她总是说:“踢球的人是你,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支持你。”她总是将我放在第一位,放手让我去实现梦想。有时候男人的事业会严重影响家庭的生活和夫妻的感情,但这种事在我家里从来没有发生过。所以我觉得非常幸运。于是,对她做出承诺、让她成为我的合法妻子就突然变得异常重要。

我们的婚礼在蒙特卡洛港的一家酒店举行。一开始我邀请了家人和一些亲密的朋友,举办了为期三天的派对。其中第二天是婚礼仪式的日子。当天我们安排了许多食物和饮料,还有音乐、舞蹈,许多乐趣。我们的派对搞得相当隆重而有趣。很显然,拉拉当天打扮地非常漂亮,让站在她身旁的我显得非常暗淡。我们的孩子们都盛装出席了。我们想让大一点的孩子们,包括凯文、伊萨克、伊曼都能够记住这一天。当我们以后翻看照片的时候,他们会说:“啊,是的,我记得那时候……”那是一个幸福而有爱的婚礼,我们等待了许久,等来了最完美的幸福。

婚礼上的幸福新人

他是“魔兽”,也重情义

他来自非洲,更是“德华”

迪迪埃-德罗巴自传,仰卧撑懂球帝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