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3国奥队的成长经历里,我们能做哪些反思

时间 • 2020-07-31 16:16:48
更多
服务

郝伟执教的97国奥在珠海四国赛上以2胜1负取得亚军,就此结束了奥预赛前的全部正式比赛。这支一直不被人看好的国奥队下周开始将在海口进行封闭训练,冲刺奥预赛。

时光匆匆,四年一个轮回,他们的前辈“93国奥队”再次被人拿出来对比。这批球员当时被认为是“最弱国奥”的一代,同时,也是被足协政策影响最深的一代。

如今,这些球员里,已经有不少在中超踢不上球,成年国足的名单里长期见不到他们的名字。直到今年,这批夹缝中生存的球员终于有寥寥几人开始重新回到国家队的视野。关于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有哪些值得再反思的地方呢?

输在起跑线上的国字号

出生于1993年龄段的球员,完整经历了职业化的曲折变革。他们幼年时经历了甲A联赛的火爆,职业化的春风让市场充满了活力。在当时联赛的带动下,各种足球学校遍地开花,社会资本接连进入足球市场,都想要搭一把顺风车。这在客观上虽然有扩大足球人口的作用,但却造成了社会青训机构良莠不齐。

中国足球的基层教练员的数量和质量并没有能力普遍保障学球的孩子能接受到正规教育,许多这个年龄段的球员们没有接受过前辈们在体工队的“三从一大”教育,在打基本功的阶段就没有接触到正确的教育,以至于长大后,职业教练还要来给补停球、传球的基础课,战术素养更是无从谈起。

国青队时期的93年龄段球员青少年球员在进入职业梯队级别的训练阶段后,完全跟不上节奏,强度一上来,动作就变形,进而在心态上遭受打击,成材率直线下降。

这一现象持续多年,至今许多地方推广校园足球和基层青训,教练员自身的素质也都还是一个大难题。另一方面,在经历了甲A初期的繁荣局面后,中国职业联赛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黑哨、假球、赌博从上到下渗透,把整个中国足球的环境搞坏。

2002年吊着最后一口气打进世界杯后,中国足球出现了全面的滑坡,许多家长看不到这个行业的希望,纷纷让孩子们放弃了学球,注册球员数量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我们的近邻日韩在世界杯后更上一层楼,不仅青少年培养方面水平上升,在职业联赛和国家队的打造上更加突出自己的特色,始终保持亚洲一流的水平,连续多届打入世界杯。

在刚刚结束的东亚杯前两场比赛里,中国男足对阵日韩两强全面落于下风,想要靠这一代人追上,无异于痴人说梦。

全运会的闹剧

2008年,昔日超白金和奥运之星已经日趋成熟,这本应该是中国足球从低谷中奋起的好机会。但经历了杜伊科维奇和福拉多双主帅的折腾,国家队冲击世界杯再次失败,国奥队临阵换帅,在北京家门口惨淡出局。

众所周知,在中国,根据全运会、奥运会等各项赛事的政策和时间,一般奇数年出生的球员会得到重点培养,最终成材数量会明显高于偶数年出生的球员。奥运会和全运会也向来是中国足球非常重视的领域。职业化的低谷,奥运会的惨痛经历,让有司面临很大的困局。

他们提出了要在2009年全运会的足球赛上新增U16组别,正好就是1993年龄段的球员参加,同时2013年的全运会设置了U20组别,还是1993年这批球员参加。有司试图依靠全运杠杆撬动各地体育局对足球后备人才的投入与重视。

虽然当我们现在回看全运会上表现出色的球员,不少人还是能叫出名号,表现好的球队也成为了当时国青、国奥的主要选材来源。但正如人民日报体育部在多年后评价这一政策:“这种锦标主义的刺激和速成式培养,造成这批全运会背景下成长的球员风格单一、打法僵化、技术欠佳。”

另一方面,全运会的政绩主导让比赛场上假造身份和默契球横行,假球、黑哨的骂声始终没有停止。以2013年的全运会为例,U20比赛末轮上海、辽宁和四川争夺出线权,上海和辽宁只需要一个2-2便可携手挤掉四川获得出线权。那场比赛也确实打出了2-2。而新疆队赛前处罚身份造假的球员,赛中又打出一个能入选“疯狂的足球”的诡异乌龙,让人充满了疑惑。

在这期间,93一代还参加2012年的亚青赛,结果三连败小组直接出局,“专家”里克林克下课后,傅博临时接手。而这种洋帅下课,土帅救火的机制,在中国长期存在,至今未能有新的思路。

结束了2013年的全运会,这批年轻人的命运开始走向不同的岔路,有的人从此退出足坛,有的人选择留洋海外,还有一部分人逐渐走上了职业的舞台,在中超开始崭露头角,他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大政策下的牺牲品

2014年,佩兰在国家队走马上任,这位算不上大牌的法国人在执教过程中虽然仍旧是以85-89年龄段球员作为主力,但逐渐开始启用90后球员,尤其是93年龄段的廖力生、李昂、刘彬彬、王彤等人都获得了不少机会。原本以为是这批年轻人将要走上主流,接班前辈了,却发现这只是他们的昙花一现。

佩兰下课后,时任国足主教练高洪波重新召回了他熟悉的老将们,而里皮上任后更是把国家队变成了“老年人专属”,以世预赛12强赛为例,10场比赛里登场亮相的90后球员只有武磊、颜骏凌、张稀哲和张玉宁。出生于91年的武磊都成为了首发最年轻球员,原本涌现出了小将张玉宁也在后期遭到弃用,处于生涯上升期的93年龄段球员更是在国字号几乎销声匿迹。

与此同时,2017年初,中国足协放出重磅炸弹,推出了 “U23政策”。最早的U23政策里,每支球队一场比赛要上满3个U23球员,此时93年龄段球员刚好满24岁。这一政策的出台,极大地挤压了正处在争夺主力关键期的93年龄段球员的位置和出场时间。

另一方面,结束了世预赛的比赛,里皮开始推行国家队年轻化政策,并让助手马达洛尼重点培养95年龄段球员。何超、韦世豪、高准翼等球员,不仅享受了联赛的U23福利待遇,还在国家队的层面压过了91、93年龄段的前辈们。

直到今年,当85、87年龄段实在难以继续服役国家队的时候,国足才想起了谢鹏飞、冯劲、李昂、刘彬彬这些93年的球员,而曾经才华横溢的廖力生、冯刚、陈中流、杨超声们早已蹉跎了岁月。

诚然,85-89年龄段的球员是中国现役职业球员里最优秀的一批,但高洪波和里皮直接弃用93后球员的做法,客观上让这批球员失去了大赛的锻炼和比赛经验的累计。须知,许多球员都曾表示过,中国足球发展到这个阶段,本土球员之间其实相互水平差距并不大,就算有差距也是能够弥补的。

而中国足协的U23政策则是在联赛层面打击了93年龄段球员的发展,让他们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如今我们回过头再看这些年,2017年U23政策至今,仍有不少球队是应付了事,几分钟换上换下,垃圾时间完成任务的情况屡见不鲜,2017赛季结束后统计显示,U23球员的出场时间反而不如2016年,数据也大幅下滑,这无疑是打了政策制定者的耳光。

这样违背政策初衷的行为真正让年轻球员们得到成长了吗?相比过去那些年轻球员18、19岁就在联赛打主力,这些23岁还要靠政策博取上场时间的人,又能让中国足球水平提高多少呢?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自2016年1月初,傅博带队的93国奥队在U23亚洲杯三战全败后,已经过去了近4年的时间。这4年里,里皮来了又走,希丁克也成了“骗子”,职能部门的肉食者们换来换去。中国足球看似翻天覆地,最终却又在繁华落尽后,白茫茫一片,仿佛什么也没留下。

我们唯一庆幸一点,已经被耽误了4年的这些球员们,至少没有辜负自己,而是总算挤出了生存空间。但我们从他们这些年的成长里,又反思出了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