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容易 一齐努力」传奇希金斯的坚守 从90年代—20年代

时间 • 2020-07-13 12:33:25
彩富体育
虎扑足球
爱博
博艺
球探比分

与以往历届世锦赛相比,2020年斯诺克世界锦标赛的预热显得格外特殊。克鲁斯堡剧院将不会再现“座无虚席”的盛况,约翰·希金斯认为这一面貌反而将对比赛质量产生某种积极的影响。无论如何,今年的世锦赛对广大斯诺克爱好者来说将是特殊的一届。

“每位球员都跃跃欲试,每位球员都会多练上一个小时。”希金斯说。

过去三个月以来,职业斯诺克赛场除了临时增设的冠军联赛以及仅向赛季前八开放的巡回锦标赛以外陷入疫情封锁带来的沉寂。“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也许完全是错误的,”希金斯说到,“从当今的竞技水平而言,有没有观众对大家的发挥不会有太大影响,克鲁斯堡也是如此;我认为(本届世锦赛)会诞生大量的单杆破百,甚至是满分杆。”

由于大环境限制,2020斯诺克世锦赛在改期后一度被怀疑无法顺利举办,甚至面临完全取消。本周,世界斯诺克巡回赛公布了新赛制下的资格赛签表和赛程,再度作为世界前16种子直接进入正赛的希金斯对本月底姗姗来迟的斯诺克最高荣誉争夺战感到无比期待:“32位走下台阶进入赛场的球员,都是幸运的男孩……或者女孩。”

12届女子斯诺克世界冠军瑞安·埃文斯将在资格赛首轮对阵前世锦赛四强、英格兰老将安迪·希克斯。

“每个人都在一起努力工作,再次出场时一定棒极了。”

早在1995年,约翰·希金斯就上演了克鲁斯堡首秀,至今已经过去了25年。当时未满20周岁的希金斯以3比10不敌苏格兰同胞阿兰·麦克马努斯,首轮出局。他曾坦言自己很难适应这座给球员带来巨大精神压力的赛场。时至今日,希金斯已经8次闯入决赛并4次夺冠,成为斯诺克运动的一代传奇。

“这只是经验带给我的一切。”希金斯说,“有美好的瞬间也有糟糕的瞬间,虽然我曾在那里陷入令人心碎的低谷,但也成就了我最高光的成就。一座赛场,一天和另一天的比赛可以显得如此不同,当你熬过两张球台的阶段,接下来你再走进赛场就只有一张球台。只有你,你的对手以及观众们,这是打斯诺克最棒的场所。”

过去三年,希金斯没能复制1998年、2007年、2009年和2011年的辉煌,但连续三次闯进决赛的战绩也让不少人感到意外。冠军头衔成就了一名伟大的运动员,而这三年的经历也让“苏格兰巫师”在45岁的“高龄”倍感自豪。

“回顾这一切,我觉得只有对阵马克·塞尔比这一场(决赛)我对自己深感失望。”希金斯在2017年决赛中一度以10比4领先塞尔比,“最近两届,我的表现被贾德(特鲁姆普)明显超过,而我觉得马克·威廉姆斯的发挥同样胜我一筹。我只能说自己斗争到最后一刻,肯定是感到自豪。”

“这是一项非常难以打好的赛事,17天的赛期很长。但我很想再到那里去,尝试一下这种滋味,当你体验过决赛当晚的感觉,你就会尽力再次回到那里——所以我们今年都为之奋斗。”

在2019年世锦赛决赛中,虽然双方打出18比9的悬殊比分,但双方合力轰出11杆破百(希金斯4杆、特鲁姆普7杆),创造了有史以来破百数最多的单场斯诺克比赛记录。希金斯认为这是在自己经历的所有世锦赛比赛中,对手表现最出色的一场。

“唯一能与之相较的是有一年1/4决赛我对阵马修·史蒂文斯,我只能坐着,没有任何机会。对阵贾德,第一阶段我记得打成4比4平,第二阶段我有机会5比4、6比4领先,这时出现失误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第二天我也只是赢下前两局追到7比12,但我没有犯什么错误,只是被甩开太多了。”

“从35局18胜的长度来说,这场比赛绝对是任何人在克鲁斯堡对抗我时打得最好的一场。”

“有人对我说,要是你能做到这一点(第5次赢得世界冠军),会横跨4个‘十年代’(20世纪90年代、21世纪初20年以及21世纪20年代)。我说这怎么可能,我才45岁……要是我真能做到的话可能得趁早吧,这种成就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文章来源:W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