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手马拉多纳(三十三):破北方垄断,率领那不勒斯夺冠

时间 • 2020-06-07 17:38:58
中国
胜率

从马拉多纳生活的角度来看,人们能够看出,马拉多纳在墨西哥大赛期间攻入英格兰队的两个进球,确实属于一个人性格的两个方面。

第一个进球表明,马拉多纳是一个顽童,他已经成长为一个足球明星,但是仍然不能够相信他的真正自我。因此认为有必要采取欺骗做法。

马拉多纳的第一个进球是他魔鬼的化身

第二个进球表明,马拉多纳确实是一位天赋极高的运动员。他超人的足球技术把加速、控制、力量和准确性结合在一起,使他成为足球场上无与伦比的伟大人物。

第二粒进球展现了他受上帝青睐的超级天才

在墨西哥世界杯大赛上,个子矮小、身体粗壮的马拉多纳仍然灵活敏捷,速度极快,足以摆脱盯防他的对方球员。在足球场上,马拉多纳的即兴发挥能力如此之高,他的视野如此之广,以致于使他能够在不能为队友创造出特别的机会时,摆脱最严重的困境,完美地处理皮球。

很少有运动员会像马拉多纳那样,在没有别的选择时,用手碰球。马拉多纳的悲剧在于:他认为事后,他必须而且一直必须相信用手是天生合理的。其实,马拉多纳的天才本应使他没必要这样做。

墨西哥世界杯大赛之后,马拉多纳作为有史以来世界上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之一的地位大大加强了。尽管,作为一个人来说,由于存在着争议,马拉多纳的形象受到了玷污。

墨西哥世界杯后,对马拉多纳的评价走向了两极

在决赛当中,阿根廷队以3-2战胜了西德队。这表明,马拉多纳在与英格兰队的比赛当中所引发的争论和所表现出来的超人天才之后,出现了某种虎头蛇尾的情况。但是,马拉多纳在与西德队中场队员洛塔-马特乌斯进行的个人生死之战中获得了胜利。

马拉多纳的纯技术和自我约束终于战胜了马特乌斯的严酷的和不停息的盯人防守。最终还是马拉多纳使比赛朝着有利于阿根廷队的方向发展。正是由于马拉多纳给阿根廷队中场队员豪尔赫-布鲁査加传出了一个灵巧的球,使阿根廷队获得了制胜的一球。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大赛的结果证实,自从1982年马拉多纳转到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踢球之后,作为一名运动员,马拉多纳已经相当成熟了。在到达墨西哥时,马拉多纳个人生活问题支离破碎,阿根廷队杂乱无章。然而,马拉多纳意识到,他的声誉当时是最好的,即使不是最好的,也应当是在最为壮观的世界杯大赛中受到广泛的考验。

马拉多纳助攻布鲁查加攻入世界杯决赛制胜球

这些强大的压力可能会把一个个性软弱的人压垮。然而,在墨西哥,马拉多纳似乎把他的内心紧张情绪变成了积极的作战精神。在足球场外,他接受了他的社会主义思想倾向浓厚的队友豪尔赫-巴尔达诺的反对帝国主义主张,然后公开批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他指责足球当局迫使足球运动员在烈日炎炎的中午进行比赛,这样做只是为了适应最有商业价值的电视网的报道时间。

马拉多纳这样做的时候,显然并没有考虑到他对于足球运动商业化所发挥的影响。当然,他确实也没必要去考虑这些问题。在墨西哥,马拉多纳成功地激起了第三世界球迷的狂热情绪。这些球迷认为,无论是在种族上,还是在社会上,他们与马拉多纳都有一致性。

马拉多纳在决赛中遭到了马特乌斯的严密防守

如果墨西哥浪潮诞生在阿兹台克体育场的话,正是处于事业高峰阶段的马拉多纳在绿茵场上近乎魔术般的表现,使饱受地震之苦的墨西哥人恢复了笑容。

不管人们对于马拉多纳的政治态度有怎样的怀疑,但是,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人们对于马拉多纳的高超素质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了。在西班牙1982年世界杯大赛上的那个不可预料的、脾气暴躁的、爱表现个人的马拉多纳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名运动员。

墨西哥大赛上的马拉多纳不仅对于如何最好的发挥他的能力充满了信心,而且对于其他有求于他的人,采取了十分谦卑的态度。但是,尽管马拉多纳在对英格兰比赛所攻入的第二个球是个人主义的鼓舞之下发动的,但是在其他场次的比赛中马拉多纳也表现出与队友进行合作的精神。

马拉多纳与马特乌斯在联赛中也成为经典的对手

马拉多纳使用他一次触球的准确性和传球的恰到好处,取得摧毁对方防守的效果。这种灵活性本身使他能够在球场四处舒畅地运球。而且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漂亮的摆脱动作来战胜他的对手。

在比赛当中,马拉多纳使自己超越了足球的商业化和令人吃惊的比赛气氛,表现出了其他任何运动员所望尘莫及的全神贯注精神。

在权衡马拉多纳的表现之时,阿维兰热和他的亲密助手约瑟夫-布拉特这两位国际足联的官僚主义头子感到左右为难。关于英格兰和阿根廷队的比赛,国际足联有三份不同的报告。

阿维兰热和布拉特是国际足联官僚主义的两大领头人

后来这些报告都被放入了国际足联的保密档案室里。这些报告并没有因为上帝之手而批评马拉多纳或者裁判员。也许正是国际足联本身对于有关这个进球的争论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这种做法到头来没有影响世界杯大赛的商业成功。如果说有任何影响的话,那就是说,马拉多纳的整个表现已经证实了人们对他的想象,马拉多纳是一位运动员,在将来的比赛当中他能够获取巨额的财产。足球金融家不可能无视这种事实。

使足球运动金融家的估算复杂化的主要原因是,在墨西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马拉多纳不仅是一位不能够轻易受到控制或服从规则或规定的运动员,而且,马拉多纳还是一位似乎一心要向国际足联的权威本身发起挑战的人物。

在若干年以前,如果有这种不服从行为的话,运动员很可能被压制下去或被丢弃在一边,但是电视的力量和新闻媒体普遍开始表现出的对马拉多纳吹捧的现象,警告国际足联苏黎世总部的那些人,马拉多纳是一位不会轻易受到控制的运动员。

夺得冠军的马拉多纳成为第三世界的英雄

马拉多纳胜利地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返回了意大利。在阿根廷首都,马拉多纳坐在欣喜异常的车队当中,从机场一直开往总统府所在地卡萨罗萨达官,并且在文职总统劳尔-阿方辛的邀请之下,在总统府的大阳台上向成千上万的球迷展示了阿根廷队所获得的世界杯。

在1983年阿根廷军政府垮台之后,阿方辛以令人信服的多数当选为阿根廷总统。但是,由于阿方辛没有能够抑制住严重的通货膨胀,因此失去了大部分选民的支持。

马拉多纳再次使他自己在政治上被人利用。他和阿方辛站在一起,为地位虚弱的政府增了光,并且使阿方辛得到了短暂的喘息。时同,宣称阿根廷队在世界杯大赛上的胜利预示着阿方辛会获得成功。

马拉多纳将大力神杯带到了阿根廷总统官邸

自从1982年4月,加尔铁里将军在这个阳台上宣布阿根廷“历史性地收复了马尔维纳斯群岛”以来,还没有这么多欢喜异常的阿根廷人把他们的目光转向卡萨罗萨达官。

事实证明,甚至阿根廷球迷这种普遍的狂热情绪,与马拉多纳在1987年春季带领那不勒斯队第一次获得意大利联赛冠军时围绕着马拉多纳所产生的狂喜的表示要平淡的多。

马拉多纳在政府官邸的阳台上疯狂庆祝

那不勒斯俱乐部已经存在了百年以上,但是像它所代表的那不勒斯市本身一样,那不勒斯队在意大利甲级足球联赛中一直处于从属的地位。与意大利的经济和政治情况相同,多年来,意大利的足球运动一直由北方控制着,AC米兰队和国际米兰队、尤文图斯队,有时再加上罗马队,这些北方的大足球俱乐部一直主导意大利足球运动。

正是由于马拉多纳,那不勒斯队能够摆脱劣势地位并且对意大利的其他地区采取轻蔑态度。至少在足球运动当中如此,而在意大利的家庭当中,足球则是大多数人迷恋的项目。

在那不勒市的编年史上,1987年的5月24日将会像其他日子一样使那不勒斯人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那不勒斯队确保获得了意大利甲级足球联赛的冠军。整个那不勒斯市的正常生活突然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热闹的狂欢节气氛。这种气氛持续了近一周之久。那不勒斯人纷纷拥上了街头进行庆祝,自从二次世界大战时盟军解放那不勒斯市以来,这种现象从来没有出现过。

全城庆祝那不勒斯夺得意甲冠军

正如众多参加者之一回忆说:“我们获得甲级联赛冠军的那个夜晚,那不勒斯全疯了。每一个人都参加了庆祝活动,不管是年龄大小,还是社会地位如何,好像每一个人都在做着一个梦。”

国际米兰和AC米兰的“葬礼”在那不勒斯举行。多年来,米兰一直把那不勒斯队嘲笑为笨蛋、蠢驴。现在那不勒斯人像驴一样穿戴起来,后头拖着一个大尾巴。这条驴尾巴象征着意大利的北方。获胜之后马拉多纳作为足球国王和足球圣人的地位已经确定无疑了。街道和婴儿都以马拉多纳命名,并以此为荣。在那不勒斯,整个家庭都出面为马拉多纳进行集体祷告和祝福。马拉多纳比那不勒斯人更像那不勒斯人。马拉多纳像那不勒斯人一样,出生在贫困的街道之上,并且获得了成功。看来,日月星辰显然都在帮助马拉多纳。

马拉多纳成为那不勒斯的英雄

甚至在马拉多纳的事业取得巨大成功的时候,马拉多纳的世界已经变得与不祥的预兆无情地结合在一起了。在1987那不勒斯队获得意大利甲级联赛冠军的庆祝活动期间,朱利亚诺家族开始组织许多街头的庆祝活动,并且向欢乐的球迷免费分发香槟酒和食品。

自从马拉多纳从巴塞罗那队转到那不勒斯队以来,克莫拉一直准备这一天的到来,就像他们的祖先庆祝盟军获取胜利一样。在1987年,克莫拉的领导人仍然有足够的力量控制着那不勒斯市的政治和经济生活,把那不勒斯队在甲级联赛中的胜利变成了一种机遇,重申他们的权力和形象。

马拉多纳个人与那不勒斯人的关系现在已经不像看上去那样坦率了。五月份的一天晚上,一些经过挑选的受到信任的记者深切地感到这一点。这些记者在报道完了决定性的比赛——那不勒斯队在主场与佛罗伦萨队以l-l踢平之后,被那不勒斯俱乐部的一位官员邀请去参加为马拉多纳举行的私人晚会。

这是意甲历史上的伟大镜头之一

记者们被告知如何到达晚会的地点,但是同时也被告知这次晚会的细节情况不应进行报道,这样做对他们有好处。应邀参加晚会的记者当中,只有《画报》驻罗马的记者布鲁诺-帕萨雷拉后来接近于描绘了马拉多纳正在陷入的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

帕萨雷拉只是粗略地报道了那天晚会的情况,但是拒绝作进一步的详细描写。帕萨雷拉的报道说:“那天晚上,马拉多纳是在诺拉的一所房子里度过的。诺拉是那不勒斯周围雨后春笋般出现的许多卫星村之一。当我们询间晚会的主人是谁时,姓名都向我们保密。这所建筑物年代久远,像一个坚固的城堡一样,门都是由遥控的闭路电视进行开关。这所房子里到处都安装有闭路电视。在主要人口处附近拴着一条两耳下垂、高大凶猛的狗。这次晚会显得过度奢华和慷慨大方,法国的香槟酒像自来水一样不停地流淌出来,人们用镶银边的酒杯不停地喝着香槟酒,一个巨大的电视屏幕不停地播放马拉多纳进球的镜头。参加晚会的许许多多的客人中,手指上都戴着粗大的戒指。晚会的气氛清楚地表明,快速和轻易获得金钱是的人如此之多。在那不勒斯,这种钱已经保证某些人出人意料地富了起来。第二天清晨我们返回那不勒斯时,记者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精明到猜出这次晚会的主人是谁。”

意大利媒体对那不勒斯夺冠的报道

早些时候,马拉多纳已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庆祝了他在世界杯大赛上所获得的胜利。同时,从儿童时代起就是他爱人的克劳迪亚-比利亚法内又回到了他的身边。现在的克劳迪亚已经不再是马拉多纳足球生涯早期那个害羞胆怯,不愿意照相的小姑娘。曾经那个与马拉多纳乱交受到侮辱而离开那不勒斯的克劳迪亚也完全变了样。现在的克劳迪亚显然准备尽一切努力夺回她在马拉多纳周围已经发达起来的名利场中的席位。

克劳迪亚把她的头发染成了金色,并且把鼻子也做了手术。克劳迪亚的衣柜已经不再是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的朴实的小姑娘的衣柜,而是一位有抱负的明星人物的衣柜。从外表上来看,整形手术使克劳迪亚变得更加性感了,而马拉多纳似乎发现今天的克劳迪亚十分诱人。

世界杯大赛四周之后,克劳迪亚和马拉多纳一起在波利尼西亚岛度过了被大肆渲染的浪漫假期。马拉多纳宣布,几年之前他就答应要和克劳迪亚一起度假,但是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一直没有履行这一诺言。这次总算使克劳迪亚能够如愿以偿了,阿根廷的新闻媒体也把这次度假说成是“蜜月”,认为这是对马拉多纳在世界杯大赛期间所谓的性节制的一种补偿。

克劳迪娅明显做了整容

只是后来,当马拉多纳在新的赛季开始返回意大利时,马拉多纳才发现他暂时逃避的过去的事情现在又以报复的形式缠上了他。1986年9月20日,马拉多纳的前恋人克里斯蒂娜-西纳格拉生了一个儿子,儿子降生以后,克里斯蒂娜马上给他取名为迭戈-阿曼多。

在与意大利国营电视台记者谈话时,克里斯蒂娜宣布,这个孩子是1985年12月到1986年4月,她与马拉多纳相好的四个月中怀上的。这一消息就像那不勒斯地震的余波一样震动了整个那不勒斯。数十名记者包围了克里斯蒂娜和她的婴儿,渴望得到她与马拉多纳关系中的更多细节的情况。

从一开始,克里斯蒂娜给人的印象就是,她与其说是一名被撕弃的妇女,倒不如说是一位毫无秘密可隐瞒的妇女。对于她来说,这个男婴是世界上最自然而然的结果。

小马拉多纳并没有在足球上取得太大成功

相比之下,马拉多纳的行为却像一个在夜间行窃的贼。在那不勒斯队和乌迪内斯队进行的比赛中,马拉多纳的表现极差,可能是他的足球生涯中踢得最差的一场比赛。他的传球大失水准,看上去似乎一个球也不想攻入。

比赛之后,记者们包围了马拉多纳,向他提出了问题。对于他曾经爱过的女子,马拉多纳只发表了一句评论:“关于这件事,我一无所知,绝对一无所知。”实际上,马拉多纳深感不安的是,他正失去对于自身生活的控制。克里斯蒂娜在妇产医院里就不停地向马拉多纳施加压力,因为克里斯蒂娜意识到,公众的同情在她这一边。

克里斯蒂娜的律师恩里科-图奇洛是那不勒斯有名的大律师,以专门替弱者打官司著称。这位律师发表的一项声明警告说,除非马拉多纳公开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否则的话,这位律师将指控马拉多纳犯了弃儿罪。

中年之后的马拉多纳经常与迭吉托公开亮相

马拉多纳拒绝承认这个儿子是他的,因此婴儿迭吉托成了紧张激烈的法律之战的焦点。这场法律之战延续了近五年,最后以克里斯蒂娜获胜而告终。但是,在此之前很久,马拉多纳本人就已经遭到了这一事件所带来的后果。

在“克里斯蒂娜”事件中,马拉多纳已经失去了他作为那不勒斯精英人物的某些声誉。在那不勒斯市,广泛的家庭关系组成了社会联系的一部分,当地人特别强调“孩子就是孩子”。而马拉多纳却要反其道而行之,放弃作为父亲的责任。

鉴于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已经获得了球王和球圣的地位,他所犯下的弃儿罪看来更加令人厌恶。对于马拉多纳所建立起来的集体热爱和崇拜之情使马拉多纳的任何儿子相当于一个王朝的继承人,尽管不愿意当父亲的马拉多纳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马拉多纳在球场上的统治力依旧无需质疑

那不勒斯的公众大多同情克里斯蒂娜,而那不勒斯的新闻媒体也同情克里斯蒂娜。这对马拉多纳的个人生活构成了威胁。本来马拉多纳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是对他发出的警告信号,只有他能够像他的臣民所希望的那样统治他的王国时,马拉多纳才能够是那不勒斯的国王。

“克里斯蒂娜”事件第一次使马拉多纳和那不勒斯人之间产生了裂痕,而且这一事件也对于马拉多纳的情感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就在克里斯蒂娜生下她的男孩时,克劳迪亚也怀了孕。在此后的两年当中,克劳迪亚给马拉多纳生了两个女儿。

但是,马拉多纳拒绝承认他一直希望得到的儿子。这使马拉多纳思绪万千。在这种情况下,他又不能控制各种事件的发生,内外交迫的环境使马拉多纳在新的家族中寻求安慰。

马拉多纳的两个女儿吉安妮娜和达尔玛

马拉多纳亲密的朋友开始看到,墨西哥世界杯大赛和克里斯蒂娜事件的后果影响,马拉多纳身上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马拉多纳似乎再次被过去经常缠身的忧郁和孤僻所左右,只是这次他更加孤独,致使神情沮丧和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多,喜怒无度。马拉多纳变得越来越难以接近,越来越傲慢自大,越来越不在乎他给外部世界造成的形象。

现在,马拉多纳已经有了一位新经纪人,他就是吉列尔莫-科波拉。在1986年1月,科波拉到达那不勒斯接替豪尔赫-希特兹皮雷之后不久就宣布:“我来到那不勒斯担任的这个职务既非常简单又非常复杂。我要帮助迭戈把帐目理顺,并且使他毫无问题地处理好他的钱财。”

几个月之前,马拉多纳曾经向他在阿根廷同胞,前皇家马德里队明星阿尔弗雷多-迪斯蒂法诺吐露心思说,希特兹皮雷对他的财产管理不善,致使他到达了破产的边缘。

迪斯蒂法诺给马拉多纳进行了不少生涯上的指点

科波拉与希特兹皮雷不一样,他身体上既没有残废,也不是马拉多纳儿时的朋友。科波拉的到来给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的境遇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科波拉年纪不太大,只有38岁,是个离了婚的男人。他的毛病就是喜欢结交性交能力强的女子,范思哲的衣服和夜总会。

科波拉也是商学院的毕业生,曾经是一个银行家。科波拉给阿根廷几位最有名的足球运动员当过财政顾问,在阿根廷足球业中建立了强有力的关系网。1975年,科波拉确立了他的声誉。当时,他代表两位足球运动员成功地在当地的金融市场上投机成功。使这两位足球运动员发了一笔财,把他们的投资翻了三番。

科波拉与马拉多纳一拍即合

科波拉实际上是利用一周之内盛传要发生政变的消息,对于特别易变的政治形势和当时的货币贬值和扶摇直上的通货膨胀进行了赌博和投机。从那时起,科波拉逐渐地增多了他的雇主。因此,到1985年,科波拉已经为180多名足球运动员当经理人员,其中包括阿根廷的两位足球明星,奥斯卡-鲁杰里和里卡多-加雷卡。科波拉曾经安排这两位足球明星从博卡青年队一起转会到河床队。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科波拉总是声称,他引以自豪的是在给足球运动员当经理人员的开始阶段,他只是收取一些礼物,而不要任何报酬。他说:“我给这些运动员安排了合同,作为回报,我有时得到一只劳力士手表,几张飞机票,一辆摩托车或一些衣物。当我安排了鲁杰里和加雷卡的转会交易之后,我得到了一辆新型的奔驰汽车的钥匙。”

科波拉是被他的一位更有争议的雇主介绍给马拉多纳的,他就是博卡青年队年轻的运动员卡洛斯-达米安-兰达佐。在几个月之前,兰达佐被他的俱乐部停赛,原因是有人指控他掌握和贩卖毒品。

阿根廷天才球员兰达佐

兰达佐的介绍足以使马拉多纳和科波拉之间结成了一种友好关系。这种友好关系后来让他们度过了另外许多次丑闻之后依然存在。马拉多纳委托科波拉处理了在埃斯奎纳的几笔财务交易,其中包括一笔令人怀疑的交易。那就是马拉多纳收购了俯瞰克连特斯河的一些上好的土地。马拉多纳准备在这块土地上建造豪华的住宅。

对于科波拉来说,充当马拉多纳的经理是他生涯的鼎盛时期,也是他所竭力谋求的全力、安逸和金钱的成功之处。在那不勒斯,科波拉成了马拉多纳的知心朋友。

科波拉不像是马拉多纳的守护天使,而更像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他能够保证马拉多纳有足够的金钱沉溺于花天酒地的生活之中。这位马拉多纳的新经纪人到任之后很快就采取了行动,依靠他的前任希特兹皮雷达成的赞助合同赚取更多的钱。

科波拉与马拉多纳一直合作到现在

在墨西哥世界杯大赛之后,科波拉对马拉多纳进行了重新估价,把马拉多纳说成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科波拉本人是意大利人的后裔。他发现,他能够推动与那不勒斯人进行的艰苦的谈判,因此科波拉从一开始就受到马拉多纳的充分信任。

马拉多纳对科波拉感到敬畏的部分原因就在于,科波拉出身于中产阶级的下层,是一位依靠自我奋斗把他的生活变得成功的故事,但是从来没有为此寻求借口。马拉多纳尊敬这位富裕起来的金融界人士。尽管科波拉比马拉多纳年长十多岁,科波拉看来比其他二十来岁的人更知道如何去完全享受生活。

科波拉一到达那不勒斯就搬进了帕拉蒂索饭店。这所饭店濒临那不勒斯湾,服务人员态度温和、幽默感强,而且旅馆对任何人都开放,因此是非法野合的男女和度蜜月的夫妇最经常去、最喜欢去的地方。

马拉多纳与科波拉一起参加朋友的葬礼

帕拉蒂索饭店离马拉多纳的住所只有几百码远,因此成了马拉多纳跑出去鬼混的最方便的终点站。马拉多纳经常和科波拉一道在晚上外出,在那不勒斯的许多夜总会和饭店度过一夜之后在帕拉蒂索饭店休息。

马拉多纳和科波拉经常由他们在半路勾搭上的女子相陪。除了刺激马拉多纳的夜生活之外,科波拉还把他的其余时间用来充分发挥他的金融才能,以增多马拉多纳的财产。

为了讲求效率,科波拉组成了一个企业式的三人执政团。除了他本人之外,会计胡安-马科斯-弗兰基和律师丹尼尔-博洛特尼科夫。这二人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同时也是国际商务法方面的专家。科波拉、弗兰基和博洛特尼科夫一开始就把马拉多纳产品公司重新进行了登记。

科波拉与马拉多纳一样风流

自从马拉多纳在巴塞罗那队踢球以来,马拉多纳产品公司的声誉越来越受到玷污。科波拉等人给马拉多纳产品公司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DAM公司,D代表马拉多纳头一个名字迭戈的首字母,A代表马拉多纳的第二个名字阿曼多的首字母,M代表马拉多纳的第三个名字马拉多纳的首字母。

科波拉等三人首先像各种各样的逃税者和其他希望回避外部检查的行家们一样,把新的公司在列支教士登进行注册登记。然后,科波拉进一步开始将马拉多纳当做一名电视明星,保证马拉多纳每周都在那不勒斯的电视体育节目上露面,这项合同价值近五十万美元。

到1987年中,科波拉就获得了财务上最伟大的成功。科波拉的表现证明,他像他的前任希特兹皮雷一样,是一位最坚强的和诡计多端的谈判者。通过谈判迫使那不勒斯俱乐部的主席费拉伊诺承担大量财政义务,以换取马拉多纳把他在那不勒斯队的合同再延长五年。

马拉多纳的毒品问题很大程度上与科波拉相关

这笔交易价值七百万美元以上。科波拉在谈到这项合同时总是说:“这项合同保证了马拉多纳的孩子在他们以后的生活总能吃得起价格昂贵的鱼子酱。”

博洛特尼科夫到达那不勒斯之前就接受严格的命令,要他清理马拉多纳产品公司的管理混乱现象。马拉多纳把管理混乱的资任归咎于希特兹皮雷和他的班子。但是,博洛特尼科夫到达那不勒斯之初,使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发现马拉多纳的心态并不十分正常。

博洛特尼科夫后来说:“最使我感到吃惊的是,马拉多纳除了参加训练和比赛之外,就坐在他的屋子里,挂上窗帘,整天整夜地看电视,其他什么事都不做。马拉多纳看上去好像是他自己住宅里的一名犯人一样。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对我说,公众不允许他过正常的生活。有的人甚至爬上他住所以外街道上的树木,以便透过窗户更好地观察他。那不勒斯俱乐部曾经答应给马拉多纳找一所有花园和高墙的住宅,以便更能保护他的隐私,但是那不勒斯俱乐部的诺言一直没有兑现。”

在科波拉的管理下,马拉多纳开始彻底放飞自我

天使与魔鬼一线之间

揭开不为人知的马拉多纳

本文翻译自Jimmy Burns的著作《Hand of God:The Life of Maradona》,本书发表于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