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少坤专栏|他的儿子已经十几岁了,并不是小骑手

时间 • 2021-02-22 01:42:06

原标题:尹少坤专栏|他的儿子已经十几岁了,并不是小骑手

2016年首场国内马术赛事的直播解说在上海爱久马术俱乐部如期而至,此刻脑海中对于那时自己的状态已无太多印象,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会像首场国际赛事(五星级环球马术冠军赛)那么紧(犯)张(怂)。

之所以如此肯定不会那么怂,因为这场比赛直播并不需要出镜,只需收录声音即可。对于一直不喜欢镁光灯和镜头下感觉的我来说,这无异于巨大的恩赐。

两天的比赛,100多对人马组合,比赛的进程很顺利。但坦白说,我并不知道解说的进程是否顺利。如果用现在上海地区比赛的规模来看(两天比赛轻轻松松突破400对人马组合),那时自己应该完全处于被幸福包裹着的状态。

但直觉告诉我,那时的解说状态应该并不“幸福”,除了略显寒酸的马术知识储备而不得不在10对人马组合后不断的重复某句相同的话之外,自己也在祈祷现场的主持能够多说几句话,因为直播中可以同步收录他们的声音。在总时长相同的情况下,他们多说几句话,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少说几句话。并且为了掩饰无话可说的尴尬情景,在比赛直播的过程中,应该会听到现场主持和我重复进行着出场顺序和成绩播报的声音。

当时安慰自己说,“我应该认真履行完自己解说的义务。”然而发自内心的呼唤是,“老子没得话说,只能这样来凑话了。”

2016年上海市(长三角)马术运动的发展水平与现在有着天壤之别。在那时,结合上海地区马术运动发展的实际情况,为了更好的满足大家的参赛需求,地杆、30cm、50cm等低级别比赛数量很多,并且基本上是比赛的标配,也正是这些低级别比赛让自己时不时会被深深的“套路”其中。

在比赛结束后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鸡哥(陈重权)突然跟我说:“马主谭浩(总)不是小骑手了,他儿子已经十几岁了。”虽然已经无法还原出当时内心的想法,但有一个想法真的瞬间充斥在整个脑海中,“我瞎啊,我是真的瞎啊。”

坦白讲,在那时,所有在马背上戴着头盔来到赛场上的人,在我的眼里都没有太多区别。不仅马匹对不上号,骑手也对不上号,甚至很多时候性别也看的并不是那么真切。那么对于年龄这样一个更加隐性的特征,自然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对于马术运动不区分性别、不区分年龄的特点心知肚明,也知道很多爱好马术的成年人可能刚刚接触马术运动不久。但脑海中还是不争气的会认为参加低级别比赛的骑手都是小骑手。自从被这样的一句话“暴击”过后,在每次直播解说开始前,我都不停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要信口开河的瞎说别人是小骑手,除非你真的确定他(她)是小骑手。

所以,在那之后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起来看看这位‘小骑手’的表现”这句话,在自己的黑名单中躺的死死的。

作者介绍

尹少坤,国际马联中文平台中方总编、上海市中小学马术联盟“首席战略顾问”,资深马术解说评论员,搜狐马术专栏作者,搜狐马术特约顾问。

参与五星级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中欧马产业交流研讨会、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浪琴表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以纯金伯乐大奖赛、浪琴表中国马术巡回赛、国际马联青少年国家杯、国际马联盛装舞步邀请赛、全国马术场地障碍锦标赛、全国马术盛装舞步锦标赛、中国马术冠军杯赛、上海市市运会、上海市青少年锦标赛、长三角马术联赛、广东省青少年锦标赛、广东省马术联赛等重大赛事直播解说及媒体报道工作。

马术在中国发展二十余年,尹少坤作为行业的资深人士,经历了马术相对艰难的时刻,也见证了马术近几年快速腾飞的发展过程。马圈背后的故事,有血有肉,有情感也有挣扎,而这更像是一本回忆录,讲述着马圈的点点滴滴。

此次尹少坤专栏的开设,将以现实人物的形式,讲述他的过往与马圈背后的故事。

本文为搜狐马术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