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bet888

天山雪豹投资人:投资已力不从心 战绩差不怪教练

bet888 3周前 ( 09-07 02:54 ) 13 抢沙发
天山雪豹投资人:投资已力不从心 战绩差不怪教练摘要: ...

  记者程善报道  8月17日,中甲联赛打完了第18轮、同时也是第二阶段的最后一轮比赛,新疆天山雪豹0比0战平辽宁沈阳城市。第二天,《足球》报专访了天山雪豹投资人君泰集团总裁、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孙爱军。

  “太可惜了,我们完全有机会拿到3分。”略显疲惫的孙爱军聊起那场比赛还是有些遗憾。虽然没能赢球,但是孙爱军很满意球队在本场的表现。“这场比赛小伙子们的精神面貌非常好,拼了全场,掌控了比赛节奏,就是门前的运气不太好,我们在赛前的视频动员还是有效果的。”孙爱军说。

  第二阶段结束,34轮的比赛已经过半,球队仅仅拿到了1胜3平积6分的成绩暂时排名垫底,保级,依然是天山雪豹最得要的任务。

  “把责任推卸给主教练是不负责任的”

  《足球》:第二阶段的比赛结束,2021赛季中甲联赛已经过半,先从俱乐部的角度总结一下上半程吧。

  孙爱军:2021赛季是新疆天山雪豹征战中甲联赛的第8个赛季,也是最艰难的一个赛季。目前这个成绩,其实也是俱乐部投入的正常反应。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投入多成就不一定好,但投入少,成绩一定不会好。

  大家都知道,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的唯一投资人是乌鲁木齐君泰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简称君泰集团),是一家小型房产企业,当年因为对新疆足球的情怀入股了天山雪豹,并逐渐成为了天山雪豹唯一的投资人。

  当然,除了情怀之外,也是希望在足球产业、体育产业上探索出一条路来,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和大多数的足球俱乐部一样,天山雪豹这些年一直靠着母公司的输血生存,之前房地产行业还不错,每年投入几千万元还能接受,但随着房地产市场的萎靡,君泰集团自身的发展也进入了瓶颈,每年需要几千万元支出的足球俱乐部就成为集团公司最大的负担,但君泰一直咬牙坚持,毕竟天山雪豹是新疆职业足球的火种。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让君泰集团雪上加霜,事实上在2020赛季结束之后,的确想过退出,但最终选择继续坚守,用最低的成本让俱乐部先活下来,但这种生存就比较难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球队比赛成绩差,其实这也是预料之中的。

  ◆18场比赛1胜3平,积分垫底,很多球迷都在喊裴恩才指导下课,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其实我还是想强调一下,战绩差,是因为我们的投入少,这个锅不应该由教练员来背。把责任推卸给主教练,是不负责任的。在赛季之初聘请裴恩才指导担任主教练时,主要是看中了他踏实的执教风格,以及对年轻球员负责任的态度。

  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为总体投入降低,我们的球员大幅度降薪,俱乐部无法为一些核心球员提供能力匹配的薪资,在赛季前,包括萨比提、努尔买买提、王昊智等有实力的核心球员都离队了。当然,俱乐部不怪他们,球员想出去拿高薪,无可厚非,毕竟大家都要赚钱养家。我也很感谢包括队长艾尔帕提、张奥、达尼亚尔、麦合木提等在降薪之后,依旧留守在俱乐部的球员,他们为整个球队搭起了框架。

  从整体而言,因为投入小,球队的实力一年不如一年。虽然我们在开赛前也进行了引援,但都以年轻人为主,职业联赛经验还是少,加上裴恩才指导到队也比较晚,全队磨合期也短,最终呈现出来的就是赢不了球,踢得比较难看。

  为了球队补强,在7月份,我们也引入了两名外援,在攻防两端都进行了补充,希望外援的加入能够在下半段让球队更有活力,踢好接下来的比赛。对于裴恩才指导,我们还是比较信任他的。

  自建球场面临罚款拆除,发展足球需要政策配套扶持

  ◆《足球》:今年是新疆天山雪豹征战中甲联赛的第8年,也是18支中甲队伍中的老兵了,但从2018年开始,几乎每年都在为保级挣扎,其中2018年和2020年经历了两次降级(都递补回了中甲),天山雪豹的发展似乎是停滞,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孙爱军:其实从入股俱乐部开始,我们就做过一个长期规划,整合新疆的足球资源,发展足球产业,让新疆喜欢足球的青少年能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走上更高的舞台,这些年也一直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比如我们根据中国足协的要求建立、健全各级梯队,免费训练所有进入梯队的孩子们,还曾计划联合新疆体育职业技术学院计划建设一所新疆的足球学校,培养足球人才。

  但目前,中国足球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俱乐部本身造血能力差,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前期投入,作为新疆第一个吃足球产业这只螃蟹的君泰走出了第一步,后面并没有人跟进。在中国所有的职业足球投资人中,君泰的体量和经济实力应该是最弱的,投入不足,所以发展就比较缓慢。而这两年,俱乐部的首要目标是生存,发展成为次要的。

  其实从2019年开始,我们就在不断寻找新的投资人,也通过新疆体育局等上级主管部门协调引入其他投资人来优化股权,因为如果只是君泰一家支撑,一旦支撑不下去,就意味着天山雪豹面临解散,就意味着新疆唯一的职业足球队很大可能从职业联赛的阵容中消失。我们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这两年每个赛季都有球队解散,就连中超冠军都解散了。你刚才多次提及到了天山雪豹投入低、生存困难,君泰有没有想过解散?

  说实话,真的考虑过,但每一次都想着再坚持坚持吧。

  当初君泰接手俱乐部算是机缘巧合,2014年天山雪豹成立,君泰以赞助商的身份介入,2015年原来的投资人撤资,没有其他人接手,经过自治区体育局的协调,我们是以救火队员的身份成为投资人,然后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一直在咬牙坚持的原因是什么?

  从2018赛季结束后,君泰集团投资足球俱乐部就力不从心了,但经营了这么多年,不想轻易放弃。从商业的角度来讲,足球投资是失败的,不甘心;从感情上来讲,天山雪豹是新疆第一个职业足球俱乐部,2014年前新疆一直是职业足球的荒漠,当年天山雪豹的成立也是大费周章,十分不易,一旦解散了,新疆想再有一支职业足球俱乐部征战中甲联赛,就很难。

  此外,作为新疆人,我觉得足球对于新疆而言,是一扇窗口,是展示新疆和谐稳定、繁荣美好的窗口。从2014至今,不少新疆的青少年从天山雪豹起步,进入了职业联赛平台,追逐足球梦想,还有很多人进入了国字号球队,我们给很多心怀足球梦想的孩子提供了舞台。君泰对足球的坚持,也是想承担一份社会责任,承担一份新疆人的责任。

  ◆作为新疆足球协会的副主席,同时也是新疆职业足球的拓荒者,你怎么看待新疆职业足球的发展前景?

  很多年前就有一句话:中国足球的希望在新疆。其实这句话是指新疆的少数民族青少年非常喜欢足球,是从内心深处热爱,这是发展足球的先天优势,但是,仅仅喜欢和热爱是不够的。

  在中国足球市场并不成熟的情况下,想要发展足球,就需要资金和政策扶持,所以在经济发展较好的内地省市,职业足球俱乐部就做得比较好,目前国内的中超、中甲包括中乙俱乐部,大部分都在经济发达地区,比如广东省,就有三支顶级球队,还有梅州客家这样的中甲球队。江苏省的球队也很多。

  在这些省市中,职业足球起到了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塑造城市文化精神的作用,但是在经济欠发达地区,职业足球就很难发展。另外一点,在当前的环境下,职业足球俱乐部还是需要当地政府的支持,先不说资金的支持,至少是政策的支持、政府的重视。但目前,足球产业的发展在新疆其实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很多关于足球产业的政策都落实不到位。就拿我们的足球训练基地来说,当初入股时,主管部门曾承诺协调划拨体育用地用于足球俱乐部基地建设,但一直没有兑现。为了通过中国足协的准入要求,投资人2018年拿自己的储备用地临时建设了四块球场,但因为各级部门都不能办理相应手续,目前天山雪豹的基地正在接受违法用地调查,面临着罚款、拆除,如果届时真的被罚款和拆除,可能将会成为压垮天山雪豹的最后一根稻草。

  关于足球发展,其实国家层面出台过很多政策,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及2021年《国家体育总局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都提出,将按照“政府监管、企业主体、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原则,构建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社会组织、个人等多种投资主体共同参与的多元投资模式运营职业足球俱乐部,在2021赛季中,已经有国有企业乃至地方政府率先进场,帮助河南嵩山龙门与沧州雄狮两家中超俱乐部完成了股权多元化改革的探索,重庆两江竞技、昆山队等多家俱乐部都以股权多元化或混合所有制的方式运营。这些都是可以借鉴和推广的。在经济发达地区发展足球尚且需要政府和国企去兜底,在新疆发展足球更需要政府和国企共同参与,让民营企业的投资者们有信心。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