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bet888

残奥会让这位帅小伙火了 他是奥运冠军的“眼睛”

bet888 5天前 ( 09-12 16:36 ) 6 抢沙发
残奥会让这位帅小伙火了 他是奥运冠军的“眼睛”摘要: ...

  人物| 新浪体育

  东京残奥会上,一名长相俊朗的健全人走入了众人的视线,他叫徐冬林,是参赛选手刘翠青的领跑员。

  在这次比赛中,刘翠青拿到了女子200米与400米T11级的冠军。

  领奖台的最高处,刘翠青身边站着同样戴着金牌的徐冬林。

  从2011年退役,开始担任领跑员,一路走到现在,他成为了国内资历最深的领跑员,已经陪伴刘翠青8年的时间。

  如今膝盖遭遇严重伤病的他,面对这片赛场已有退意。在读了他的故事后,是否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到这个角色中来呢?

  在接受新浪体育专访时,徐冬林这样说:

  01 

  在成为领跑员前,我曾经是江西田径队运动员。2011年,我想退役,就有江西残联的教练问我愿意不愿意做领跑员。

  我是知道这个角色的。

  以前我们和江西残联的运动员在一个大院里一起训练,每次训练一上强度,运动员都没怎么累,领跑员都练吐了。

  那个时候我犹豫过。

  毕竟我刚退役时只有22岁,还是意气风发的小伙子,一天天地手挽着手,带着一个女孩子跑,我也觉得不好意思。

  但那个时候比赛迫在眉睫,还有6个月的时间就要比2011年残疾人全运会。我心想,可以试一试。

  和我合作的那个运动员是国内前三的水准,在那届全运会中,我们拿到了100米、200米与400米三个冠军。

  那次比赛,刘翠青也参加了,但她没有跑进前三,我当时就发现了这个女孩子身材比例特别好。

  完成全运会的任务后,我觉得自己差不多要退役了,也准备退役后的工作了。

  这个时候,正好国家队下了通知,我和那名女队员入选了伦敦残奥会的参赛阵容。然后她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带她参加残奥会。

  我听完挺乐意的,参加奥运会是每一名运动员的梦想,我认为这也是一份幸运,所以我直接就答应了。

  2011年11月,我进入了国家队,封闭训练挺长时间的。

  我们在伦敦残奥会中报了3项,都进了决赛,拿到了第2、第3和第4,就是没拿冠军,还是挺遗憾的。

  2013年,她快退役了。分析下来,我和她的身高比例还是有一些不同的,我们两个人的配合想到达顶尖水准有难度。

  她身高1米5,身高的差距限制我了我的跑动,我要迁就她,所以跑的步幅很小。

  那个时候,刘翠青没有很好的领跑员,然后就有人认为我和她可以合作,认为我和她的身高比例差不多,跑动幅度特别相似,就问我愿意不愿意做她的领跑员。

  运动员能看出同行的身材条件,我觉得她有希望跑得好,我也有过领跑员的经验,了解他们的心态,所以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02 合作

  为了能更好地和翠青配合,我做了很多尝试。

  我很多时候试着蒙着眼睛跑步,亲身体验一下这种感觉,想知道他们的恐惧在哪里。

  可是我体验了半天就受不了了,即便是喝水这样平常轻而易举的事情,都变得很难。

  他们视力的那扇窗关起来了,听力就变得非常好,特别敏感,他们能够听清楚语速特别快的话,一天就能听完一整本小说。

  他们对对方的声线辨别能力也特别强,聊过一次天后,半年之后再聊,他们也能一下子认出你来。

  要和翠青配合好,除了训练,我需要在生活中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比如在逛街散步时,我就一直挽着她。

  我需要从生活中的细节来和她建立信任感。信任感很重要,有了信任感,他们才敢和你在跑道上跑。

  在生活中,我需要带给她颜色。比如在走路时,遇到台阶,我会提前告诉她。遇到认识的人,我也会提前对她说,等一下会遇到一个熟人,他可能会和你打招呼。

  饮食方面也要做好保障工作,每次去食堂,我都会告诉她今天有哪些菜,红烧肉、酱牛肉,我会报菜名,看她想吃什么菜。

  我可能不知道父母喜欢吃什么菜,但我对她的饮食喜好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没有更新菜单,我都不用问,直接就点她喜欢的菜。

  她不喜欢吃鱼,但我会建议她多吃牛肉与羊肉。

  其实和她的训练一开始也会遇到困难。比如一些动作,你不仅需要嘴上说,还要手把手教她,让她摸着我怎么做这个动作,手臂摆到什么位置。要靠长期训练和磨合,让她形成肌肉记忆。

  做领跑员,其实也磨练了我的耐心。

  刚接触领跑员这个身份时,我不知道怎样和他们交流。有时候,你和他们说上10句,他们都不会回你一句。

  他们看不到你的表情,所以不会主动和你沟通,更不会主动和你说心里的感受,基本上只会说“嗯,哦”,他们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害怕。

  我就会想,咦,他们到底听明白了没有。

  教他们动作,很多时候当天教得很好,领悟得很好,到了第二天她就忘记了。

  我曾经有过急躁的情绪,但我在内心对自己说,要稳住,你越说运动员,她越害怕,越不敢做动作。有时候队友都学会了,就她没学会,她会有自卑感。

  刚做领跑员时,旁人也会有稍显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年轻时也是帅小伙子,人家就会想,你怎么天天牵着女孩子跑步,他们不了解这个角色。

  那个时候我谈恋爱,对女友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接受我的职业,如果她不接受我的职业,没有爱心,那我绝对不会和她交往。

  但做了几年领跑员后,我非但没有介意,心里还很自豪,他们还能感染到我了,我心甘情愿地去帮助他们。

  在训练上,除了带好翠青,我也会严格要求自己,比如跑10圈的,训练结束后我会加练,再跑5圈;反复跑10个100米,我会加练,再跑5个100米。

  03 战神

  我和翠青一起参加2014年仁川残亚会时,她报了5个项目,史无前例的。5个项目,她都拿到了冠军。

  很多比赛,她是靠意志品质在支撑着自己。教练和队友都对我们刮目相看,对我们说“你们是战神”。

  健全人参加3个项目,都已经是在挑战极限了。她要参加那么多场比赛,要不停地调动自己,让自己沉静下来,到了比赛前又要调动自己,在体能和意志方面都是挑战。

  那次比赛太累了,坐在地上都能睡着,比完一场比赛几个小时后,又要参加下一场比赛,所以很辛苦。

  2016年里约残奥会,她报了4项,比了10场比赛,那个时候她体能好,没有什么伤病,拿到了2金1银1铜。

  东京残奥会,距离上届残奥会,已经过去了5年的时间,我们都已经超过30岁,在体能方面肯定不如5年前好。

  去年,我的领跑员职业生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的膝盖半月板进行了手术,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办法带她训练,她只能靠队友帮助保持体能。

  在接受手术后,我跑不了,只能通过踩自行车来恢复体能。

  对我来说,最煎熬的不是体力,而是心理。队友们在场上奔跑如风,我只能坐在垫子上做常规的训练,看着他们,我心里难受。

  那段时间,我有不下5次想要放弃。因为做完手术后,我不知道自己能否重返赛场、回到巅峰。

  看到她每次训练我都帮不上忙,我心里很着急,也找教练和翠青商量过好几次,我问他们是否要考虑换领跑员,我不能耽误她,不能耽误团队。

  他们都选择相信我,等我恢复。我特别感动,我能坚持下来,也是因为他们的信任。

  我是2020年8月15日做的手术,康复了半年,到2021年3、4月,我已经恢复了50、60%的能力,从5月开始,我的训练就已经能上强度了。

  但之后的路也并非一路顺风。

  东京残奥会前,只要训练强度上来,我的伤病就会复发。我也想过,我的能力是不是真的不行了,也许换一个领跑员,能带翠青跑得更快。

  有一次,跑的时候急刹车,我的半月板又撑到了,伤病反反复复。

  这次出发去东京,我还是坐着轮椅去的。在运动员村,每一次去食堂,我也是坐着轮椅,因为走路走多了,膝盖就会有积液,就会出现炎症。

  坐轮椅被推着,别人不知道我是领跑员还是运动员,对手也傻眼了。

  04 突破

  这次东京残奥会,我们参加了11场比赛。

  跑接力的时候,我要顾及翠青跑,还要和前面那个人交接棒。

  启动晚了,急刹车,我的腰扭到了,膝盖也撑住了。晚上睡觉时,翻身都翻不了,特别疼,第二天还有比赛,但我那天晚上只眯了1、2个小时。

  这次东京残奥会,我又一次站上了领奖台的最高处。我很开心,觉得自己也是主角之一,这个冠军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还有,就是这次比赛,我居然意外地在网络上走红,火的还是我们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的比赛视频。我还在想,网友们怎么到现在才发现有我这个人。

  说起来,领跑员这个职业很多人都做不长。现在我是国内做的时间最长的一个领跑员,我是元老级的人物了。

  很多人跑了一届奥运会后就不做了,要找工作了,另外他们带的运动员也要面临退役这个问题。

  我和翠青在比完里约残奥会时,就想坚持,想在东京残奥会上卫冕,现在我们做到了。

  之后,还有10月的全运会。比完这个比赛,我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坚持在赛场上了,我的膝盖已经到了极限,体能方面也在走下坡路。

  这一点,我没有和翠青说过,但我觉得她能感觉到我的退意。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能想,一说到这件事情,她的情绪肯定会有波动。

  现在我已经有了小家庭,但细算下来,一年从头到尾,我陪伴她的时间肯定要超过了我的另一半。

  她现在对我来说,就像家人,像我的妹妹。我叫她翠青,她叫我冬哥。即便我以后不带她了,我还是会时常给她加油。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sports_sina)

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