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bet888

希丁克退休!他在韩国和中国的执教故事 为何如此不同

bet888 2周前 ( 09-10 17:06 ) 14 抢沙发
希丁克退休!他在韩国和中国的执教故事 为何如此不同摘要: ...
希丁克率领韩国队闯入世界杯四强。

  来源: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健/仰卧撑足球

  70岁的范加尔刚带领荷兰队出线在望,74岁的希丁克却已经告别了足球。据荷兰媒体10日报道,希丁克日前在参加荷兰电视节目时,宣布结束了自己34年的执教生涯。

  希丁克挂冠归隐,早就有前兆可循:一则从切尔西卸任后,荷兰老帅要么以顾问身份带队,要么都是在足球贫瘠地区发挥余热。

  毕竟,让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事事亲力亲为,也实在不够人道。今年5月感染新冠肺炎后,比自己年轻了几个时代的克鲁伊维特,顶替他担任库拉索队临时主帅,这也几乎是希帅退休的先声。

  然而,一位足迹遍布欧洲、亚洲、大洋洲和南美洲、带领三支不同球队打入洲际赛事四强的名帅,在东亚的轨迹,却是截然相反:

  在韩国,他是全民景仰的救世主,但在中国,他带领国奥队惨淡的战绩和略显“懈怠”的执教态度,却让他离开时留下了一地鸡毛。

希丁克在韩国的地位非常高。

  猛药起沉疴,希帅封神

  尽管1998年世界杯和2008欧洲杯上,希丁克分别带领荷兰队和俄罗斯队打进四强,但这一切在2002世界杯韩国队史无前例的四强表现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在本土世界杯之前,从未挺进淘汰赛阶段的韩国队,4年前刚被欧美列强教做人,俨然是只能在亚洲足坛窝里横的存在。希丁克上任后,除去用调教荷兰队相似的体能和战术训练,最大限度强化了韩国队的长板之外,带给了球员急缺的自信心。

  韩国队球员的谦卑和服从有口皆碑,但在希丁克眼中,这些品质在球场上百无一用。

  在荷兰人持续的熏陶下,“太极虎”在当届世界杯上表现出与以往迥异的侵略性——在东道主身份的加持、尤其是7场比赛裁判一言难尽的判罚尺度下,全员“狼性精神”的韩国队闯入四强。

  当然,仅从技战术设计本身,希丁克对韩国队的提升毋庸置疑:球队既能众志成城保持高位压迫的侵略性,也可在进攻端打出干净利落的团队配合。

  在核心球员使用上,洪明甫、黄善洪等已经过了巅峰期的老将,仍旧生龙活虎;而超级奇兵安贞焕两次登场,一次逼平美国,一次绝杀意大利。

希丁克培养了朴智星。

  这届世界杯,令韩国人自此开始了对希丁克长达20年的造神运动:

  荷兰人成为韩国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韩国荣誉公民身份的外国人,韩国政府奖励给他济州岛的一座私人别墅、韩国航空公司和韩亚航空公司为希丁克提供终身免费航班和免费出租车。

  韩国获得世界杯半决赛资格的光州世界杯体育场,在比赛后不久被更名为胡斯·希丁克球场,甚至连希丁克的家乡边境小城法瑟费尔德,也成为韩国人访问荷兰的热门中途停留地。

  希丁克对韩国人的追捧,也是投桃报李:卸任国家队主帅后,希丁克凭借深厚人脉运作了多位韩国国脚前往荷甲历练,朴智星为首的“韩流”,自此成为欧洲赛场一景。

  就在希丁克去年接受电视采访时,他还现场展示了韩国国旗,以示自己和前东家的亲密关系。

  而当希丁克从中国国奥主帅帅位卸任后,念念不忘的韩国球迷随即发出邀约:“欢迎您随时执教韩国队!”

希丁克带领的韩国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带队?我更想休假……

  刚落幕的东京奥运会上,日韩两国双双杀入淘汰赛,这着实令中国球迷倍感苦涩。毕竟,为取得奥运会入场券,此前组建的国奥队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均相当不菲,但结果却是一地鸡毛。而这一切的源头,恐怕都要从足协聘请希丁克说起。

  2018年10月入主国奥的希丁克,堪称国奥队史最大牌主帅,而上任之初,国奥队先后在万州四国赛和奥运会首轮预选赛中,取得了6战3胜3平的成绩,尽管与马来西亚战平引发不少外界质疑,但出线任务完成,算是达成了“小目标”。

  然而,随后国奥队就开始了各种“翻车”。

  2019年6月土伦杯上,国奥队面对欧美对手(爱尔兰、墨西哥、智利)全数吃瘪,最终仅获得第8名;当年9月的黄石邀请赛,中国国奥1比1战平朝鲜,0比2输越南。

  尤其是后一场失利,是继国足1比5不敌泰国之后,国字号面对东南亚球队又一次刻骨铭心的失利,这场比赛也成了希丁克在华执教的终点。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越南U22的主帅是朴恒熙,他曾是2002年世界杯韩国队的助理教练之一。

希丁克执教中国国奥。

  “中国足协的代表给我打过很多电话,然后突然就出现在我家的门口。出于礼貌,我接受了谈判,你可以在中国收获很多东西,这也正是这份工作值得挑战的地方。”

  上任之初,希丁克的开场白就令人略感不适,而首次带队在荷兰打完2场热身赛后,荷兰老帅并没有随队一起返回中国,而是在祖国开始了惬意的休假。

  在万州邀请赛和首轮预选赛后,希丁克也都立马飞回了欧洲享受人生。直到2019年7月向足协述职时,才再次飞回中国。

  “休着假就把钱挣了”——希丁克一年的中国之行,更像是一场轻松的捞钱之旅。由于长期人在欧洲,几乎不到现场考察队员的荷兰人,只能凭借有限的训练时间敲定阵容,这一过于“随性”的执教方式,与一向强调长期集训的各级国字号,着实南辕北辙。

  毫无疑问,担任国奥主帅,是希丁克人生的至暗时刻。

希丁克和助教孙继海。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如何评定希丁克的东亚执教生涯?事实上,2002和2019年的希丁克,早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

  身为荷兰队上世纪末最出色的主帅之一,强调跑动、团队和持续施压的希丁克,并非荷兰足球传统433攻势足球的代言人,更擅长量体裁衣、针对性安排的他,骨子里带着荷兰的商人思维,是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

  无论是当年先弃用戴维斯然后与之和好,还是在荷兰队二进宫见势不妙、以媒体对自己缺乏公正为由突然跑路,都堪一再印证了其思维范式。

  比起范加尔和艾德沃卡特,希丁克在业务上并不追求极致,而更乐于成为豪门和财阀的座上宾:这也就不难理解教练生涯前期还曾执掌皇马的他,新世纪会先后到亚足联的地盘“技术扶贫”。

  和阿布私交甚密的他,先是领着前者代发的薪水执掌俄罗斯,随后又干脆去切尔西救火。精明的他只在自己最被需要的时候,才施施然以救主身份降临。

希丁克在中国的执教非常失败。

  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希丁克执掌韩国队时,事事亲力亲为、分外用心,对于一位刚在皇马下课、声望欠佳的前任名帅而言,一块走到哪里哪里亮的金字招牌,才能确保生涯末期拿到足够可观的合同。

  事实证明,这段传奇岁月,让希丁克足足吃了20年老本——国难思良将的荷兰队和埃因霍温,都曾礼聘过故人,而一向对大牌名帅既缺少考量、又缺乏约束的中国足协,在希丁克身上吃亏上当,着实正常不过。

  事实上,早在希丁克执掌俄罗斯队期间,享有各种超越主帅权限自由的荷兰人,就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但俄罗斯队历史性的四强表现抹煞了一切。

  当不明就里的中国足协聘任希丁克时,他们似乎忘记了,荷兰人从来没有执掌青年国字号大获成功的履历,而古稀之年的他,也很难让足协对其耳提面命。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